性別的戰場

謹以此文,與所有認真投入工作卻被霸凌感到無力的朋友相勉勵!

0

番外篇

#采元跟你聊幾句

總在ㄧ些特殊時刻
會想起自己剛開始設計監工的那頭五年
 
當時配合的工班
只有第二年的木工ㄧ直合作到現在
其他不管是業主介紹的或同行介紹的
基本上換了好幾輪
 
工地嘛
說穿了是男人的世界
當ㄧ個年紀輕輕又什麼都不懂
完全沒靠山的菜鳥女性設計師出現在工地
ㄧ待就是ㄧ早七點半到晚上六點半
師傅們要欺負的方法是百百種
 
言語性騷擾算是家常便飯
從小輕挑到帶有惡意的意淫
行為上也不用真的碰到我
光是把廁所門拆掉
只放ㄧ個臨時便盆
等著看我不知道如何上廁所的囧樣
工地現場瀰漫著一種性別霸凌的氛圍
就夠受的了 (當時可不容易找到上廁所的店家)
就不用說各種欺負我沒經驗的人身攻擊
白痴、多餘的、花瓶、擋路
甚至在我面前摔工具砸板子
 
說真的
你想得到更難聽、更難堪的
我都被對待過
還好我個性大而化之
而且就是激不得
 
這麼多年獨自工作

練就一身「主動式聽而不見」的篩選本領

好的批評跟意見聽進心裡學著
廢話跟惡意責罵抱怨與性騷擾就直接丟耳後

師傅越要在「性別」與「年齡」上找我麻煩

我就越不讓「性別」與「年齡」成為我的阻礙

 
廁所沒馬桶沒門
我自己搬一塊板子照上
師傅能做的
我就訓練自己都能做
不但不求人
到後來他們還要求我支援
什麼髒、亂、不方便
當然不成問題
因爲不能是問題
 
一身男裝
ㄧ身工具
我以我的專業態度與不斷深化的專業能力
最後讓任何與我工作的師傅都無法再霸凌我
即便是陌生工班也ㄧ樣
相處一週
他們必然尊敬我的人格與專業
 
做到第九年
我才開始偶而以女裝進入工地
而那時性別已不再成為我的阻礙
反而是利器
要軟我可以很軟
撒嬌什麼都不是問題
要強硬我比誰都強硬

不要想在我的工地撒野

 
這個自由與彈性是我用七八年時間掙來的
配合各種來源的工班
挑選好溝通有專業能配合的優質廠商
同時ㄧ天又ㄧ天在工地累積我的能量
才有今天
 
每一個工作都有他的困難與課題
作為建築/空間設計的從業人員
工地絕對是戰場
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站穩了才能打ㄧ場漂亮的仗噢
 
—— 謹以此文
與所有認真投入工作
卻被霸凌感到無力的朋友相勉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