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的震撼教育

第一個舊屋全裝修案,是我執業初期關鍵的震撼教育,跟大家分享。

67

#采元跟你聊幾句 

26歲的震撼教育

2002年6月台大物理畢業後決定自學建築,我跟著父親去華梵建築系旁聽大二設計課,因為已經比同學晚起步,我要求自己練習的量必須高於老師規定的繳交數量,像「九塊矩形」的比例分割練習,老師規定60張,我畫200張;每一個設計案規定繳交三個草模,我就做14-18個不等的草模,當時真的是抱著一箱草模跟著爸爸去上課,還被其他老師要求到別組分享我的草模們,以激勵同學。

2004初,書院老同學的家人在林口的房子想局部更新,我拿著在華梵旁聽一年所累積的作品集,爭取到第一個室內設計案。當時的我,圖面與現場連不起來,也不知道紙上設計要如何做出來,因此立面圖就成為首當其衝的第一關卡。2004年九月爸爸還特別在書院開了一門「基本設計課」,就是為了要鍛鍊我的設計能力。

2004年的林口案雖然是不動濕式空間的局部裝修,但著實打開了我的「監工之路」,施工三個月,我每天一早七點半到工地開門,傍晚六點整理完工地才鎖門離開,第一次看到木工施作過程非常好奇,面對師傅的性別霸凌、口頭嘲諷也毫不在意,我就是打破沙鍋問到底,問到師傅回答我為止。

工地是一個五感衝擊很強的學習場域,圖紙上的設計能不能落實?實際材料特性的限制、工地現場的狀況、設計細節與師傅慣性施作的拉鋸、師傅真實理解設計內涵的程度、設計師自身掌握使用機能與空間特性轉化成設計的能力,在工地幾乎是沒有保留的赤裸呈現,這種高強度、高張力的衝擊式學習效率極高,完全符合當時我想要的磨練方式,於是在林口案完成後,我便更積極地鍛鍊與旁聽,期望在第二個機會到來之前,我能有更好的設計能力幫自己爭取到實戰學習。

2005年底,同樣是書院老同學的一對夫妻購入頂樓戶,寬敞的室內加上還有合法的頂樓加蓋室內空間與大露台,具有非常棒的空間潛力。

由於他們看著我長大,長年積累的印象,加上爸爸的指點協助,因此我順利拿到了第二個案子,同時也是我第一個舊屋全裝修的案件。

經過兩三個月的設計規劃,2006年暑假確認報價金額後,新案正式開工,26歲的震撼教育也在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態下悄然登場。

以下我將從事後檢討整理出的原則,逐項分享我遇到的困難。每一個項目對當時的我來說都是晴天霹靂,宛如世界末日的衝擊,但又不想造成爸媽的擔心與煩惱,本著「自己做的決定就要自己承擔後果」的精神,硬著頭皮自己咬牙面對,萬千感謝的是當時業主堅定的信任與新瀧國際工程公司賴清海先生的全力協助,陪伴我度過那驚濤駭浪的八個多月。

拆除應考量特殊天候狀況

搭配鋁窗與防水工班分階段進行

台灣氣候對室內裝修影響最大的就是颱風與豪大雨季,在舊屋更新安排拆除工期時,開口部的拆除時機與拆除後到安裝鋁窗前的防護是非常重要的課題

因為是舊屋裝修,當時室內地板全部拆到RC完成面、一口氣連同窗戶、頂加的落地鋁門窗、露台花台全部一起拆除,工程浩大,我完全沒有預想到防護準備工作,就在拆除正快到尾聲時,豪大雨季登場……

還記得當時我在台科大旁聽魏浩揚老師研究所的構造課,那天因為討論案例在學校留到很晚,教室外傾盆大雨,突然我手機顯示陌生來電……樓下鄰居氣急敗壞地說他們家天花板多處都在滴水,要我立刻到工地查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緊急聯絡我的防水老闆賴清海先生,他帶著師傅跟我火速趕到工地,發現屋頂大露台的水因為沒有落地窗與門檻的遮擋,直接從室內梯流到頂樓室內;拆除來不及清運的垃圾一袋袋集中在空間中央,積了淺淺一攤約莫2公分的水,但因我們又將室內地板拆除至RC,舊屋樓板本來就有一些裂縫,水便從這些裂縫往下滲漏,才會形成樓下鄰居家天花板各處滴水的慘劇。

賴先生帶著那位師傅先將頂加所有開口部進行帆布封口跟緊急止水墩處理,我則趕快先將堆在室內中央的垃圾移到兩旁,用畚箕跟海綿將積水清除,三個人一路從晚上十一點忙到凌晨兩點多,確定室內積水排除也沒有新的水源灌入,樓下天花不再滴水,才收拾工具準備回家。

業主夫妻半夜也趕赴工地關心,還趁我們忙著搬垃圾時幫忙買清理工具,但我當時對業主只有滿腔的愧疚,完全無顏面對他們溫暖的關懷,拖著一身濕透的髒污,到家門口時接到未婚夫的關切電話:「你還好嗎?這一行也太辛苦了…你確定這是你要做的工作嗎?」

站在巷口,一身臭汗,我抬頭看著暗黑不見邊際的厚重天空:「我確定這就是我要做的工作。」

矜持都摘掉

沒有什麼事情是「理所當然」

工地的控管就是要「博大又精微」

對當時還是26、7歲的我來說,面對工地這個男人的戰場還是充滿矜持跟壓力的,首當其衝的就是上廁所問題

因為室內廁所全部拆除,師傅就放了一個工地用臨時便斗插在糞管上,我自己找了一塊薄夾板勉強遮擋視線,也算是解決了上廁所的需求。

當時的老房子,管道間都有留百葉窗,我們水電為了想確認臭氣管狀態,因此將管道間百葉打開,方便檢視。

一天晚上,我又接到樓下鄰居的電話,說廁所天花滴下幾滴有味道的奇怪液體,希望我隔天一早到現場了解。由於他們要趕著上班,因此我跟防水老闆一早六點半就到他們家報到,看著廁所天花板上黃黃的水漬,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尿嗎?但是大家不是都應該尿在臨時便斗裡嗎?臨時便斗不是接在糞管上嗎?糞管有破嗎?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

為了要找原因,再不好意思也只能硬著頭皮處理,我開始觀察師傅進出廁所前後、或者在工地各處舉凡有牆面遮擋處的周遭,有沒有什麼奇怪的物品或殘留物……很快的,當天我就發現一兩個內含不明液體的罐子。

「師傅,這是尿嗎?你們把這些尿倒在哪裡呢?全部都倒在糞管嗎?」

每個師傅問過一輪,才發現有一個師傅嫌臨時便斗口太小不好倒,居然倒進管道間……

真的是宛如世界末日的答案,接下來更氣的是聽到該師傅說:「管道間明明就該是封閉的,我怎麼知道會污染到樓下廁所天花!

遇到,就解決!

立刻安排拆除師傅並告知樓下鄰居,我跟防水老闆會負擔全部更換天花板、全室室內天花油漆、拆裝淋浴拉門、以及清潔消毒廁所的費用,所幸樓下鄰居也很講理而溫厚,沒有進一步要求,雖然很生氣但也接受了我的提議。

快速拆除樓下廁所天花後,才發現他們以前裝修時同樣把管道間上方打開了一個大洞,但沒有復原回去,直接包覆天花,搭配我們師傅誇張離譜的行徑,問題才得以暴露。

我請泥作師傅好好把管道間的洞封實、請木工用當時最好的矽酸鈣板將天花板復原,還記得當時木工跟我碎念他們家全室天花都是氧化鎂板,我們幹嘛用這麼好?我只回他一句:「你不是說氧化鎂板吸水會變形?我知道就絕對不用以後會出問題的東西。」

很有效率地在幾天內結束掉這個荒唐的悲劇,嶄新漂亮的天花板完成了,全室天花也幫忙更新油漆,雖然是兩次嚴重的擾鄰事件,但還好最後圓滿結束。

遇到問題一起承擔

工班之間就不容易互批皮球

重點在於好好解決問題

讓事情回到常軌

當時工地有一向開口部,相鄰的一樓空地是利用畸零空間改成的停車場,從拆除開始我就持續提醒拆除、泥作、防水師傅們務必做到那一項開口部時,要提前告知一樓車主將汽車移開,以避免石塊掉落造成損傷。

在歷經豪大雨滲漏事件與尿滴悲劇後,一天下午,我在聽課時接到警察電話。

不明石塊砸落,導致一樓汽車擋風玻璃全毀,車主直接報警,警察循線找上業主跟我…

火速趕往工地,現場泥作跟防水師傅都在處理那一向的開口部,但所有師傅都否認有掉落石塊,在認清師傅們的態度與釐清實際施作工作後,我立刻拜會車主致歉,並且表明因為無法釐清責任歸屬,所以賓士擋風玻璃的更換費用由我與現場兩個工班共同分擔。

原本互推責任的工班,聽到我主動願意共同負擔賠償金額,瞬間安靜下來,各自拿出應負擔的金額,回到工作崗位上態度也更加謹慎。

而那位車主,從一開始冷然報警處理,在看到我明快的態度與執行力後,反而非常欣賞我,希望我能幫他設計住宅。

「我的住家習慣每兩三年就重新裝潢一次,所以如果你這次幫我做得好,以後固定都有案件喔」

(恩,感謝您的欣賞,但是我的設計不是讓人每隔兩三年就拆掉重做的……而且這樣製造好多工程垃圾)

據我業主說,這位車主後來很罕見地把車位低價出租給他們,還跟他們抱怨「你們那位設計師真的是藝術家性格,有案子給他還居然不理我……」

現場監工是設計師實力、意志力與體力的多重考驗

沒經驗我可以學習

但不代表就可以被污辱霸凌

「挺住就是一切」

施工八個多月才完工交屋,事實上工地在進入第七個月的時候,我就因為監工、旁聽構造課加上準備結婚的事情,體力不堪負荷而病倒,但每天還是頂著40度高燒撐在工地一整天,業主夫妻很擔心我,每天中午都來工地把我拎去餐廳餵食,確認我真的不願意回家,再載我回工地監工。

當時的油漆工班是一對夫妻,功夫非常好,施作細節很多,我整天待在現場看他打磨、噴漆,學到非常多細節。唯一的缺點就是講話極為刻薄,看準我沒有經驗,每天一邊教我一邊極盡羞辱之能事,我大多左耳進右耳出,只挑施工重點聽。

但後期每天高燒撐在工地,老實說身心極限都已經到底了,病最重的那陣子,我只有體力蹲在牆角看師傅做事,撐到五點坐上計程車就往準公婆家跑,躺在沙發上讓公公幫我紮針到退燒才敢回家,日復一日,後來我公婆不放心,又拗不過我堅持去監工的決心,只好請我小姑陪我去工地待整天……

又是高燒40度的一天,我無力地蹲在地上看水電師傅安裝頂加室內的吸頂燈,因為沒有經驗,不知道當時那款吸頂燈沒有正確卡緊鎖合固定,底部會漏光,正在研究那圈漏光是燈具設計的效果還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時候,油漆老闆在我身邊冷不防一陣嘲諷,大意是我像個廢人一樣,水電沒裝好吸頂燈都沒發現,這麼垃圾真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要待在這邊礙人手腳……

瞬間,我起身,先是跟水電詢問確認吸頂燈的漏光問題,然後我緩步走到樓下客廳陽台,身體的不適、情緒的委屈、還有被羞辱的憤怒以及對於自己經驗不足的自責,全部化作淚水湧出,但我又不想讓師傅發現我哭了,所以壓著啜泣的聲音,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陽台上流淚。油漆老闆後來下來找我確認細節,似乎有發現我不太對勁,可能也察覺自己的惡劣,因此當天下工時,很少見地跟我說了再見。

當天業主也陪我在收尾現場,身心已潰堤的我只能故作鎮定到五點下工,走到樓梯間關上大門後,整個人瞬間軟腳昏厥,嚇得我小姑連忙叫車扶我下樓,護送我回準公婆家繼續治療…..

那些堅守工地的日子,最終換來油漆老闆對我的尊重,後來我還有找他再估過一場案件,可惜業主最後沒有選擇他。

這個案件帶給我強烈的震撼教育難以計數,但也因為這些特殊狀況,讓我在執業第一年就面對問題並舉一反三,整合出很多重要原則,為後續的工地管理奠定良好基礎,建立越來越完整的危機預防與處理能力(詳見危機預防與控管 系列文章)。

回頭來看,26歲就能獨當一面,經歷這些過程是我的福氣,謝謝當時容忍我、陪伴我一同奮戰的師傅、業主與鄰居,爸爸說得好:「從痛苦中扭轉出正面的力量」,真真實實。

#采元跟你聊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