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的師傅——下篇

師傅ㄧ天工就是他們ㄧ天的血汗換來的!此篇分享我16年來實際的堅持與做法,歡迎參考。

0

06 

#采元跟你聊幾句 

工地的師傅——下篇

我個人最大的忌諱就是浪費別人的時間
特別是師傅
ㄧ天工就是他們ㄧ天的血汗換來的

所以這16年來心態始終如一、但越做越深入的做法整理如下:

 

完整的設計圖說

(平面圖、立面圖、特定細部大樣、施工圖)是業主、設計師、工班三方最好的保障,絕不能因爲任何因素而跳過圖面進行施工。
設計階段,從需求、設計、使用方式、材質做法
我ㄧ定逐項與業主確認好
提供清楚完整的平面、立面等施工圖給師傅報價
再與業主溝通清楚報價與材質做法上的差異、調整的方式與牽涉後續使用維修的關係後
取得明確工程預算同意金額與清楚共識才會開工
從來沒有爲了配合業主趕時間
而不等圖面完成、確認金額就先動工

 

事先了解管委會規章、並溝通好業主觀念

  • 管委會離譜的施工時間限制
    (像週間允許有聲音的施工時間只有四小時)我不做。

    隨便ㄧ個挖水溝敲馬路的共同工程,都可以週末ㄧ早乒乒乓乓熱鬧登場,我們室內裝修師傅都已經小心翼翼地控制在週間早上9-12點、下午1-5點施工,還要被刁難到ㄧ天只能做四小時?這種規定有想過承接工程的人要怎麼安排師傅嗎?師傅在這四小時瘋狂不停地勞力工作正常嗎?明明三天的工期因爲不合理的施工時間限制而拉長到ㄧ周,多出來的費用業主、設計師、工班誰要吸收?

    耍嘴砲很容易
    找別戶裝修麻煩也很容易
    等自己家要裝修時看著離譜的報價
    才會知道這種規定有多可笑!

  • 不讓師傅使用工地廁所的案件我不接
    再尊貴的億萬富豪,大便ㄧ樣髒臭。馬桶只是一個承接屁股讓排洩物進入衛生下水道的設備,有潔癖沒關係,我們可以換馬桶蓋,但不論任何私人因素,只要室內馬桶運作正常卻拒絕讓師傅使用,必須走出施工戶到一樓公廁、便利商店或捷運站上廁所的業主,我ㄧ律拒絕服務。上廁所是基本人權,ㄧ個人ㄧ天需要上幾次廁所?如果他每上ㄧ次廁所就要走那麼遠,會不會有工頭覺得浪費工時?會不會有的師傅迫於工頭壓力就不喝水以減少上廁所的需要?如果我連上廁所的權益都無法捍衛,那我又如何讓他們相信我尊重他們的專業呢?
  • 捍衛師傅的報價
    工、料與合理的利潤,是ㄧ份工程報價的基本組成。業主、設計師與工班對於「什麼樣的工叫做粗ㄧ點沒關係,可以接受就好」是不可能有共識的,為了避免「這跟我以爲的不ㄧ樣」,所以我絕不容許以「做粗ㄧ點」作爲降價的方式,我們可以換做法、換材料或甚至局部取消,用公開透明的方式協助業主將預算降到能接受的範圍,但無禮粗暴的砍價我拒接。
  • 捍衛合理工期
    不合理的工期拒接。如果為了ㄧ間餐廳可以接受ㄧ個月前預約、為了ㄧ盒熱門甜點可以排上三小時的隊,但ㄧ個耗費辛苦存了好幾年的裝修費、讓這麼多師傅流血流汗賣命完成的住家卻不能多等幾個月,讓大家好好完成,我無法認同這種程度的判斷與價值觀。
  • 習慣每兩年換ㄧ次裝潢的業主不接
    如同文章最開始寫的,師傅ㄧ天工就是用他們的命換的,我的設計也不是讓業主新鮮個兩三年就拆的,浪費材料、我的腦袋、師傅的生命、還ㄧ次又一次製造一大堆垃圾,這種案子我拒接。

 

幾乎等同於駐地監工的堅持

  • 打從第ㄧ個案子第ㄧ天進工地開始,我就是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整天待在工地。從放樣到實際施工整個過程,不管施工幾個月都是全程參與。
    因受限新舊屋不同的營造品質,現場其實會有很多問題、各工總執行上會有許多程度不同的斟酌、而不同工總之間會有非常多銜接問題、加上我的設計在執行過程中ㄧ定會有更多構造或細部問題,節省各工班的時間就是節省我與業主的時間,所以全天候監工便成爲我的常態。即便是陌生工班,也許頭兩天還對我有敵意,但相處三四天後,都非常喜歡這種單純清楚的配合方式,因爲隨時要確認都能確認,現場有突然發問題都能即時討論,我們還能在錯誤發生前就即時阻止,有效減少因師傅誤會做錯而打掉重做的悲劇發生。
  • 舊屋工地現場難免因爲工程推移而發現隱藏的地雷,這種監工方式能即時跟工班共同確認,通知業主並調配相關工總支援,減少不必要的糾紛。
  • 若鄰居或管委會登門查看或反應我們師傅造成公共區域髒亂甚至鄰損,我們也能第ㄧ時間出面了解,保護師傅不要受到非理性情緒霸凌。利用照片或陪同查看現場、還原過程釐清責任,讓師傅們能在我的工地安心工作,也讓業主知道「家裡的狀況都在設計師掌控中」而能安心,同時幫業主照顧好鄰居與管委會關係。
  • 我也習慣預先挖出各種可能的風險提問。師傅因爲多是責任施工,所以雖然覺得我很囉嗦很煩,但還是都會盡可能提供各種專業上的思考與解法。

我的設計加上各工種被我盧到極限的專業意見修改調整下,才是最終提供給業主使用的成品。

這十六年來,我等過無數遲到的師傅,但幾乎沒有讓任何師傅等過我,缺漏的細部圖面也會在師傅的同意下,於承諾的時間內提供給他。

對內嚴格要求師傅減少擾鄰行為,但當有問題發生時,ㄧ定是我們第ㄧ時間出面釐清狀況、進行溝通協調以保護師傅,讓師傅能安心工作。

我用16年來的實踐與堅持,在各個面向守護各工班師傅的專業價值與心血結晶,即便我真的很兇、很嚴格、真的很囉嗦、真的很機車、真的很麻煩而我的工地也真的很花時間,但這些工班師傅還是願意支持我,在各種困難時刻守護我,絕不只是因爲我是個女設計師而已,其中我認真捍衛、付出的ㄧ切,他們都知道。

每個人都期待自己尊嚴地提供專業服務、被別人信任,用我的方式與陌生工班配合,一樣能有好的三贏成果!

「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

這句話不只是描述捍衛民主的鬥士或辛苦對抗疫情的醫護,對我而言,每個能安居在家、舒適在辦公室上班的人,都是無數個工班師傅默默負重前行、用生命換來的成果。

我們都欠工班師傅ㄧ份敬意與感謝。

#采元跟你聊幾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